原来马斯克相煎何太急指的这个,上游材料厂应给宁德时代们一条出
更新时间:2021-12-24 09:09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原来马斯克相煎何太急指的这个,上游材料厂应给宁德时代们一条出路?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李古月

这一切还要从宁德时代加拿大购矿遭对手大幅抬价说起。

加拿大当地时间11月1日,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宣布,向加拿大千禧锂业公司(Millennial Lithium Corp.)提交无条件要约收购其所有流通股,交易股价为4.7加元,总对价约5亿加元(25.7亿人民币)。这与后者9月28日与宁德时代达成的约3.77亿加元(19.4亿人民币)报价相比,提价约32.5%。

随后,美洲锂业股东方被披露,这家在美国及加拿大两地上市的锂矿商企业,背后大股东为中国锂化合物生产商龙头赣锋锂业,后者持有美洲锂业12.5%的股份。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一时间,舆论炸开了锅。“自家人互相残杀,给海外送钱?”“指使持股公司抬价,赣锋锂业看来是内卷之王。”不过,亦有股民认为,“赣锋锂业不至于背后搞这么大个局,毕竟损人不利己。”

对此,赣锋锂业也公开澄清,称所谓的“指使”完全是无根据的揣测,实际上并未参到美洲锂业的相关讨论与董事会表决,乐橙下载手机版。“(未匹配之前的报价担心)开了中国企业在锂资源公开市场竞相加价的先河,不利于行业良性发展。”然而,其作为美洲锂业大股东的身份,依然让外界浮想联翩。

截至目前,这场横跨太平洋的“抢矿大戏”还未终局,背后的纠葛和走向还有待“子弹再飞一会”。但此次争议事件背后,也折射出目前动力电池上游的“夺矿”之殇以及专业电池厂的无奈。

“夺矿”之殇

继石油、稀土后,如今,有着“白色石油”之称的锂资源已成为全球争夺的另一个焦点。

据研究机构EVTank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中长期发展展望(2030年)》中称,当前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期,预计到2025年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将达到1800万辆,全球动力电池需求将超过1TWh。

纵观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的两种主流电池,无论是近期势头大好的磷酸铁锂电池,还是此前长期占据“霸主之位”的三元锂电池,“锂元素”都必不可少。

从锂产业链上看,其最上游为锂矿,随后经加工成为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盐,再是电池级碳酸锂、电池级金属锂等深加工锂产品,然后才进入下游电池厂等生产研发渠道,最终供应到新能源汽车等领域进行应用。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上游锂矿石原料价格一路飙涨。以澳洲锂矿公司Pilbara今年三场锂辉石精矿拍卖会为例,公开数据显示,继前两场拍卖会上其锂辉石精矿拍出1250美元/吨、2240美元/吨高价后,上月26日,其第三次锂辉石精矿拍卖价再创新高,最终价格攀至2350 美元/吨。在业界看来,该拍卖价格已远超2016年、2017年高点锂矿价格。

“这涨幅已变得不太理性了,背后除了新能源汽车需求因素外,可能也与部分企业市场炒作、哄抬收购报价等行为有关。”有电池产业链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称,以此次宁德时代海外购矿被抬价为例,目前5亿加元的总对价已高出过往很大一截。另有数据表明,今年以来,海外锂矿项目方开出的平均出售价格,已较去年高出超3倍。

在前述产业链从业人士看来,行业哄抢背后,面临被收购的海外锂矿企业当然乐见其成,甚至可能还存在将收购信息泄露出去,以吸引更多企业参与竞购,达到抬高收购报价实现收益最大化的预期。

但高位“抢矿”戏码上演的同时,引发产业链恶性循环的种子也悄然埋下。

“就如哥伦比亚一只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可能使整个南美洲刮起龙卷风一般,如今远在太平洋彼岸的一场高价夺矿带来的蝴蝶效应,最终承担后果的可能是终端消费者。”有电池生产企业内部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近期,一封署名为深圳市比亚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的《电池价格上调联络函》在网上流传,挑动了行业敏感的神经。据该函件显示,比亚迪将上调C08M等电池产品单价,产品含税价在现行Wh单价基础上统一上涨不低于20%。尽管目前比亚迪并未就此事进行置评,但该消息背后,若锂矿原料价格继续疯涨,不排除更多电池厂家加入涨价潮,进而传导至终端新车涨价。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电池厂被“内卷”?

事实上,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电池产业链上下游行业都在高速发展,但各自赚钱情况却大不相同。

以毛利率来看,据刚出炉的Q3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等上游锂化合物生产商毛利率超35%,头部企业平均毛利率较去年增长超10%;反观电池企业,毛利率下滑明显,其中,“电池一哥”宁德时代是为数不多三季度毛利率环比增长的电池厂。

据悉,在锂矿石原料水涨船高背后,锂盐等锂电池上游原材料价格也居高不下。公开数据显示,自2020年年底以来,包括碳酸锂、氢氧化锂、六氟磷酸锂和电解液等出现不同程度的涨价。至今年10月,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价格双双突破了18万元/吨,相比年初每吨5.7万元左右的价格,涨幅高达216%。

另有数据显示,从锂辉石等原材料中加工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利润接近40%,对整个动力电池生产链条而言,这样的高利润率十分夸张。基于在前期锂电原材料涨价潮中获取的高额利润,也让不少锂化合物生产商出得起更高的价格“抢矿”,有更多资金抢夺更多锂原材料。

“从今年市场表现来看,锂电产业链越靠前的企业显然获益更大。”有锂电行业分析师对时代财经称,事实上,今年锂电上游各环节均在涨价,但除了近期部分电池企业扛不住成本压力出现涨价动作外,整体上看,今年动力电池的交付价格无太明显变化,换言之,相当于此前整个产业链涨价的大部分压力都落在电池制造环节,由电池厂进行消化。

天风证券研报指出,如结合议价能力、采购量等对实际采购成本的影响,再叠加性能技术进步与成本涨价的对冲,综合来看,原材料价格上涨传导至动力电池端的成本涨幅约为20%-25%。

而据前述分析师称,宁德时代毛利优于同行背后,主要得益于多方面因素,首先,创新肯定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宁德时代在电芯、模组、电池包、BMS等关键细分领域拥有核心技术优势及可持续研发能力,形成包括三元高镍电池、磷酸铁锂电池等在内的完整产品系列,因此相对其他电池厂整体溢价能力更强;再者,作为全球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手握大量订单,与部分上游企业也有长期协议,因而在一定时间内,宁德时代的整体议价能力也更强,这些都是其他电池厂短期内难以追赶的。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此外,提前加强产业链延伸,战略布局上游也为宁德时代对冲了部分成本压力。

在业界看来,宁德时代等专业电池厂布局上游有其紧迫性和必要性。其一,在锂电行业迎来TWh时代的大背景下,保证后续动力电池高质量交付的关键条件是原材料的稳定合规供应,但资本具有逐利性,在锂矿开发等技术壁垒不高的上游产业链上,往往容易被大量资本炒作,导致整个供应链秩序被破坏,面临较大的压力和挑战,为了避免后续被卡脖子,优化自身盈利空间,也倒逼宁德时代等真正干实业的电池厂不得不前瞻布局产业链上游,最终稳定整个供应链秩序。

另外,从长远角度来看,新能源汽车行业普及发展,要求作为其“心脏”的动力电池不断降本,而专业电池厂加强对上游的把控,也有利于促进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有序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起,宁德时代就不断通过收购、入股、长期协议锁定关键原材料的产能。今年9月13日,宁德时代公告称,拟在江西省宜春市投资建设宁德时代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宜春)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人民币135亿元。协议显示,宁德时代将在宜春建设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及相应碳酸锂等上游材料生产基地。

除了加强国内“备货”节奏外,宁德时代也在加快海外“觅矿”步伐,但显然,这并非易事,一方面,锂矿争夺战正愈演愈烈,除了国内劲敌外,国外动力电池巨头也在积极收购锂矿。另一方面,对于锂矿这一类稀缺资源而言,即便是达成了相关协议,甚至付过高额定金,也难避免有人抬价“截胡”。此外,海外并购过程中的审批流程相对复杂,也让国内电池厂在与海外企业竞争时处于相对不利位置,进而影响收购进度等。

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加拿大购矿遭抬价一事还未有最终定论。据最新收购要约规定,至本月16日,宁德时代将有10个工作日的时间修改协议条款,给出较美洲锂业更优的报价。若千禧锂业与宁德时代的协议终止,美洲锂业将向宁德时代的子公司偿还2000万美金合约中止费用。

相关的主题文章: